細說福島東電的清理經過 (七)~1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第106次知識尋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⋯⋯

【清理混亂】
我們如何清理混亂。我們如何向前在不同的機制下,清理不同的混亂。

【CO2甘斯,用在獅子山共和國的伊波拉是奏效的,但被壓下來】
如果你記得幾年前,我們曾參與大腸桿菌與伊波拉的事件。幾年前,當我們提供科技與知識,給獅子山共和國南大學的科學家,建立一個系統,並將二氧化碳(甘斯),應用在伊波拉。根據世界衛生組織,該病毒奪去幾千人的性命。

當他們將這系統,帶到首都發表。在總統府發表當天,剛好有來自麻省理工的人,我們之後看到這些知識被運用,證實被用在很多地方,但是以麻省理工的名義發表的。

然後,獅子山共和國南大的科學家,所用的系統設備都被沒收。他們被告知,不能繼續這樣的測試,因為伊波拉病毒真得不見了。然後他們做的是,科學家回到大學,被第二組科學團隊取代,他們培養大腸桿菌。而24小時後,大腸桿菌不見了。

【確定凱史科技的系統,可用在對治病毒與細菌】
所以我們學到的心得是,系統可以被用來,以很多方是對治病毒與細菌。

【對於輻射汙染的效果呢?】
橫子之後,有個人做了福島的實驗,引起東電注意,知道問題可能有解。我是伊朗籍的核物理科學家,找不到怎麼接上線的方式。而接上線的方式早已在桌上,他將要跟大家解釋發生了甚麼事。

因為(福島電廠核外漏問題),住在美國的,住在中歐的很多人,可能被輻射物質汙染到。很多人到醫院,注射含有輻射物質的針劑,或在各種不同的醫藥檢驗過程,需要接觸到輻射,你不知道你對這些輻射的反應會是甚麼,有多少是身體可以排出來。

我們有辦法。來聽聽看!

【甘先生上場,祖籍土耳其人,講述福島電廠的接洽經過】
甘先生,歡迎到凱史基金會。甘先生是日本凱史基金會的顧問,他是日本凱史基金會的董事與夥伴,他是最值得信賴的日本人之一,即使他祖籍是土耳其人。但他住在日本,日文講得很流利。他公司的設立,是為了作為凱史基金會與東電的溝通橋樑。現在我要把時間交給他,他會說明他如何找到我們,以及經過始末。

凱史:當他在進行(設定)時,我告訴你,東電對他做了甚麼,這個人幫日本很多忙。他們解雇他,把他趕到馬路上,確保他在日本找不到工作。他們要甘先生找不到工作,沒辦法生活,養活他的小孩家庭。但凱史基金會做他的後盾,他是日本凱史基金會的一分子。當你聽到發生的事,你會很驚訝。甘先生,請,接下來時間交給你。

甘先生:好的,先生。就像我說的,我的名字是甘,我原籍土耳其人,日本長大。我拿雙碩士學歷,化學工程與企業管理。我一直在日本一家貿易公司服務,主要負責供應清理方面的化學物料。供應物料。像所有東電要用到的。我的公司,是東電偏好的合作夥伴,供應像電纜管線這些東西。

【引進凱史科技之前,曾賣過離子交換樹脂給東電】
在日本有個風氣,特別是政府機構,公司行號不會直接向供應商買東西,它們不傾向這樣的作業,所以才有貿易公司居間穿梭,供應給它們。所以當做到東電的生意,我們是它們主要的供應商之一。我們供應電纜管線所有的物料,還包括離子交換樹脂。我負責這部分職務,居於廠商與東電之間,處理東電供應事宜。曾經賣給東電『離子交換樹脂』,用來過濾福島的水。

他們曾用過一家公司的產品,我不能講公司名字與細節,因為我在日本已經很黑了。就像凱史先生說的,我因為工作已經被貼上標籤,此刻實在很難在日本找到工作。

我曾供應過一家美國很有名的公司,它在核子離子交換樹脂與其它樹脂很有名,還有價格也很吸引人。福島的水質鈣化地很嚴重,完全無法用一般的離子交換樹脂。我曾到底特律看過不同材質,看哪種適合東電要求的。

【緣起~~~網路搜索找到凱史科技】
我在網路上搜索以後,看到凱史先生的二氧化碳甘斯,以及其他型態甘斯。氧化銅甘斯,二氧化碳甘斯。

我想要碰碰運氣! 試看看!是否有效。大約三年多以前,時間點大概在2013之間,我與凱史接上線的開始,所以我就聯絡凱史先生,當時他人在義大利另一端,他很好,見了我,我們談了一下,他當場給了我一些樣品,之後也寄給我。而那些樣品是......送到東電以便做測試

問題是:東電看來並不想試用,因為他們正在了解凱史先生的科技,測試後,在某個會議裡,我記得,負責清理的員工,他說

【福島東電無路可走,看來必須一試】
『其實我們不太想用凱史先生的,我們不想使用凱史先生的技術,但我們又非用不可。』所以這是心態問題,這是方法問題。他們不太想去觸碰它,但又必須去觸碰,因為他們無路可走。

好,所以啊。樣品送到東電,東電做了各種不同的測試。而且還要求更多樣品,所以凱史先生送出更多樣品,透過我給出更多樣品。

【爆發鍶和氚的問題】
在那段時間,主要還爆發鍶和氚很棘手問題。

氚的部分,凱史先生送出另外一種裝置,讓他們安裝,以便能搭配二氧化碳甘斯的使用。提供了之後,也做了測試。然後所有事情進行地很順利。

確實分了好幾組,分頭進行。其中一組叫『清理水槽組』,他們就能打回海裡,因為現場或附近沒地方儲存。每天,幾乎,看當天狀況,幾乎是200或300噸高度(輻射)污染的水,從反應爐泵出泵進,既無法泵到海裡,又無法輕易儲存,很多很多水,每天。

【甘先生與東電的保密協定】
所以我想,測試進行地很好。同時我也被通知有個嚴格的程序,包括一紙很大的保密協定。

大部分在商業界的人,知道保密協定這回事。那段時間,我們仍然完全不能透露任何訊息給供應商,因為如果條約非常嚴格。我們無法透露給我們的供應商,東西是交貨到東電的。關係到凱史先生,關係到其他公司。

所以,感覺是政府的程序,是政府機密,政府相關的工作,身為貿易公司,我們對上下游的買賣主,甚麼事都不能講,我們供貨給東電,我們交貨給東電。

如果東電零件或物料有問題,東電會把客訴告訴我們,我們再把申報給供應商知道,但不講誰要用到。但這不是貿易公司。在嚴格的保密協定下,我們被告知測試進行地很好。

然後有兩個人想要在義大利拜訪凱史先生,時間也安排了。

(待續)
註:
(一)純為知識分享請斟酌閱讀
(二)好像沒有日本凱史基金會這個組織,甘先生時而出現時而消失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妙妙貓 的頭像
妙妙貓

Keshe台灣凱史知識尋求資料館 - 繁體中文 (非官方組織 /官方資料)

妙妙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