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是慈善家,
某個程度我成為提升你們靈魂的商人
不要從我要為人類服務貢獻的形體偷竊
==================
第204次知識尋求⋯⋯
==================
阿薩: 凱史先生,我能說些話嗎?

凱史: 好。

【太空的付費與收款,你將有很多問題,你必須學習無條件給予。】

阿薩: 我想有時候人們的意圖是,有時候如果你想吸引一些人,就像保羅和林恩的情況,他們想做點免費的事情,才能得到人們的注意力,然後他們才能教。

因為,我的經驗...當有人進來要求甘斯或類似這些東西,我想教他們,
我說:「看,如果我教你,你能在家裡自己做。」
兩天前,有人從西拉來...他們想要利用知識,處理某個病得嚴重的人,我告訴他們該怎麼做。我甚至問他們,
我說:「我可以飛到西拉,成立一個站,讓你們成為一個群組教導,你們可以做出來。」
而他們只是說:「不,不需要。」

所以,在我的辦公室,我甚至告訴人們,我有...基本的。

凱史: 你看阿薩將,你把這留給他們。你知道嗎?

阿薩: 耶,但,你知道他們總是說,「給我甘斯,我不想..」,你知道,所以我給。

凱史: 耶,但告訴他們有個手冊,你,你看了,這是什麼,

「OK,這次我給,但下次你自己做吧。」這是不同的。
「如果你想來,你有..」
你看,我可以在家自己做蛋糕。但...我知道怎麼做出自己要的。但我沒有時間,我到麵包店。
我說:「我要你給我的食譜一樣的蛋糕。」這是很大的差別。

我這樣教,是要向人類打開宇宙社群。太空裡的付費與收款,你將有很多問題,所以,你必須學習無條件給予。靈魂看到需要,會無條件收到知識。是完全不同的理解方式。

【我們不是劫富濟窮的傢伙】
我們不是在阿克拉開工廠,然後在街上發放貼布。不是,我們在累績教學,給予別人。

我們不是,你說的『劫富濟窮的傢伙』。不是,我們不是把有錢人的錢拿給窮人用。我們是從富人那裡拿錢,負擔得起的人,藉由給予窮人靈魂的祝福提升了提供者的靈魂,這是個差別。

【俠盜羅賓漢這個字的由來】
我們得了解遊戲已經改變,我們要去適應。你知道羅賓漢。你知道羅賓漢這個字怎麼來的嗎?

Rob是盜竊。Hood,是盜竊的人用的斗篷,沒人知道底下是什麼。從富人那裏拿錢給窮人,那是Rob(竊盜)放在Hood(斗篷)的由來,在掩護下竊盜。這是這樣的由來。

我們在那裡從有財力的人給予,直到我們提升全體,然後我們給到窮人。祝福收到的人,這樣的祝福會回到富人,付錢的人。這跟我在教學教的,非常一致。

我說:「造槍的人,攜帶並接收射出子彈士兵靈魂的痛苦」。
「武器工廠的主管也是一樣的。」

所以,我們在阿克拉與其他工廠的情況也一樣。買一瓶水,或買發電機或磁引力能源裝置,或貼布的人,他的錢付費,才有錢做教育、蓋工廠,給非洲其他地區的人民。收到水的人的祝福,疼痛不見,不會來找我,會去找工廠的工人,去找買瓶裝水的人。創造的工作沒有差別,是我們...必須了解整體性。

【我成為提升你們靈魂的商人】
這是我說的。我的指示很清楚的。對於每個地方,任何人都可上網做出來
某個方式,我成為提升你們靈魂的商人。我蓋工廠賣產品,他們祝福你,從你所供應的東西,某個方式,我成為這個系統的一部分。

我過著美好的生活。因為需要買瓶裝水的人,已經付費過健康的生活,受惠於工廠運作的人,也會有美好的生活。因為某個方式,我們不再搶劫,而且我們沒有斗篷掩護。我們以一體之姿公開工作。

這是我們的判斷。是我們判斷自己,不是別人。這是不同的地方。
你教。
我教,我告訴他們:「上網去找,就在那裡。」

這是我們必須理解基金會工作的方式,未來的時間,我們努力教學。這些貼布,磁引力能源系統,這些電力供應不算什麼,沒有什麼比得上懂更多的人未來能做的。

你們會提到老時光,『你記得嗎,我們曾做過甘斯群,現在都成了小孩把戲?』在使用這些甘斯群的過程,還有太多要學習的

唯一的問題是,你還教得不夠,越多的知識回來,我們能學得更多。你想賣東西,當某人付費不需要了解怎麼做的,那是問題所在。人們必須了解,那個是透過這個而來的,不只是甘斯,他們還須了解場域。你可以解釋,或他們可以看懂場域,成為他們靈魂強度的層級,他們可以提升自己靈魂。

【我不是慈善家】
他們看到使用手套,或貼布的過程,但了解他們自有靈魂的場域。他們可以提升自己,成為宇宙社群的一分子。

這是我的問題所在,你們沒看到的。

我不是慈善家。對不起,我不是慈善家,我是神之子。因為我是神,因為神在我們的語言,是造物主的意思,我是我自己身體的創造者。所以在那樣的秩序下,我決定我身體的能量與場域,以自身創造者而言。如何使用
『不可偷竊。』

【你不能從我要為人類服務貢獻的形體偷竊】
你不能從我要為人類服務貢獻的形體偷竊。是你要濫用,但你想給出形式與符合性,它滿足你,不是我們放進去的形狀。這是輸入讓你們所有人了解的。

我們有個結構性的社會。我們稱為“世界一國”。在這個社會裡,不管什麼,我們帶來,新的條件很容易。只有我自己才能判斷,沒有別人。我必須正確,沒有別人。我必須服務,沒有別人,就是這樣。

我希望保羅與琳恩,我有回答到你們的問題,也希望你們能理解。我感謝你們的工作,非常感謝你們所帶來的知識,但稍微的更正會節省你們很多事情。

我們不是在這裡提升人類的荷包,我們在這裡是要提升人類的靈魂。

這是我說的,「設計製槍的人,分擔射出子彈的人的痛苦」。教學的人,接收的人,靈魂都會受益。

當你紓解一個靈魂的疼痛,之後他能分享。當一個靈魂在受苦,它拿走大部分的能量以補償它的痛苦。當你提升人,舒緩他的痛苦,他有更多回給你,在靈魂的層級給回他的社會,一個癌症臥病在床的人,什麼也不能做只能拿。當你從母親拿走癌症時,她和孩子(無病快樂)走在路上,

教育,帶到下一個教育,進入人下一個循環,以愛與關懷的正確態度,我們在下一個週期幫助社會,但是,我們拯救一個靈魂。這是差別所在,我們越快了解這個,越快提升自有靈魂進入,不只是宇宙社群,還有我們何時離開肉體的判別點,我們走在平衡裡,而非死亡。當我們負債時,我們必須找別的方式還債。有其他問題嗎?
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妙妙貓 的頭像
妙妙貓

Keshe台灣凱史知識尋求資料館 - 繁體中文 (非官方組織 /官方資料)

妙妙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