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申經過授權才能賣東西的正當程序
一位知識尋求者試圖提問與釐清
================
第204次知識尋求
================

我解釋給很多知識尋求者,他們開始在賣東西,沒有獲得授權或什麼的。有些人非常不高興,『你告訴過我們怎樣又怎樣』。

是的,但我也告訴過你要教。我沒有告訴你,在教學中順便賣東西。這是很大的差別。

有多少人開始賣甘斯群或什麼的,你記下來『這是禮物』,是你為我所付出的時間的付費。

『這是你自己的做法,你教給別人。』不,你花時間是為了賺錢有財務收入。你失敗了,因為從沒了解整體性。

你被教導要分享,而非打著我的名義賣東西。你要了解,知識以愛與關懷自由給出。是你的靈魂選擇要濫用他人。

我們(基金會)做這些是要從它們募集到資金,以實質方式幫助他人。
但我們沒看到你做這類的事,只是越來越為了自己。

傳授我教的知識,不要為了自身利益,販賣我的知識。然後你了解當中的訊息。我自由地教授,你自由地教授。我無條件地給予,我不判斷誰在聽我的教學。不會想這些人是好人,壞人或怎樣?我不判斷,也不期望你來判斷我。因為如果你是行事正當的判官,你會先判斷自己。
83:02 - 83:08

我們必須管控我們的工作,而非讓他人來判斷我們。因為他們自己帶來,我說的,『虛弱的,錯解的的工作』。當一個人需要判官時,代表他不夠成熟。

波尼費斯: 凱史先生,早安。我是波尼費斯。

凱史:是的,波尼費斯。

波尼費斯:好的,謝謝。是否能稍解釋你說的『判斷』,會對我們蠻有幫助的。
因為有一派的說法,『當我們看著某人的行為,並評估他們是否做對或錯。…..』

凱史:停,停下來。我要阻止你了。
85:06 - 85:11

判斷是人類了解自身行為。就是這樣而已。我們很多人『犯罪』,如人們所說,我們找到一個理由去犯罪。所以,我們已經判斷自己了

波尼費斯:OK,或許我再說明清楚我的問題。當人們在販賣你的教學,你知道,像甘斯群以及...什麼不是的,你指出來,有些人在做些不應該做的事情。這難道不是判斷嗎?

凱史:不,那是我的財產,是我的知識。是他們來,不是我走過去。我沒有判斷。判斷是由他們決定,他們做的是對或錯。你必須不斷釐清自身的觀點,為什麼你做一個系統,要如何應用,給使用你系統的人,你做出一台電腦,你做出一台機器,或甚麼的

那不是判斷,你給出指示,有一本手冊。我們給出手冊。這是過程'『教它』。如果你要花時間做出它,教它,那麼你依照這套流程。而非把部分的教學拿出來只是依樣畫葫蘆,從中獲利。

【有兩件事我們說得很清楚】
有兩件事我們說得很清楚,

『在規定範圍內』,也就是正當的方式。你要自行判斷。『我是否依法有據?』
第二,我們說『當你教...』世界各地很多人,開始以我的名義在經營工作坊。我們看到他們在消失。因為他們經營只想到賺錢中飽私囊,或看看可以用它做什麼。

第一次的和平會議在義大利舉行。我把我的三本書放在現場展示桌,旁邊就放個杯子,旁邊沒有解說人員在銷售。

我說:「如果你需要,就自由拿取,隨喜捐」,就是讓人自行判斷。
「我是否要拿這本書?」
「我想要學習知識嗎? 」
「我負擔得起,但我想看看內容在講甚麼?」
或「我付錢,我會讀,因為我花錢了。」

我沒有判斷,誰會拿書,是否有錢隨喜捐等等或,沒錢的人,他拿了因為他需要這些知識,判斷在你。

系統有個手冊。如果你不照上面寫的,你不會得到最後的成品。沒有用,牛奶加熱,錯誤時間加檸檬,要看你想要做出什麼。這裡也是一樣,同樣的牛奶,不同的檸檬。你想吃起司嗎?你想吃一點這東西嗎?是你決定怎麼走?

我的工作有手冊。你想接觸,達到它,就要依照手冊說明的方式。
服務...
分享...
如果我分享和服務得到我所需,讓接受它的人,與你分享。但永遠分享我的知識,以每本操作手冊,你賣的每一樣東西。而非成為在教堂的神父,又玩同一套把戲,這是你們全都沒注意到的。

我一直在跟很多人說的,「在工作坊教那些自由前來的人,讓他們做,不要把工作坊搞得像銀行一樣。」然後在當中又賣東西,變成市集(cattle market)。

我還活著,其他人就開始在變相濫用。如果我現在不導正,永遠沒機會導正。不管會影響困擾到誰,代表他們想要繼續同樣的路,他們想判斷我是錯的,因為他們自己做錯。

照著規矩走,遵循我的指示,你會看到你收到的禮物。

波尼費斯:OK,如果你不介意,還想問一題。

凱史:耶。

波尼費斯:甚麼樣的工作你會……?

凱史:你永遠不會知道答案的,那是為什麼你又試一遍,因為它不是...

波尼費斯:OK

凱史:它跟你想要聽的了解不符合,因為濫用已經在那裡。

波尼費斯:OK,所以你會用什麼字眼,描述不照你指示走的人?

凱史:他們必須判斷自己。代表他們必須了解他們做錯什麼,不是我。他們必須了解
91:44 - 91:47

不是我,不然我還得每天在那裏審判。他們在那裏,與自己,與他們的靈魂一起。讀懂全部的教學,不是取片段只適合你的部分,然後你就可以扭曲錯解。

我看到很多次,如果你去看伊朗的近代史,巴哈歐拉寫道:祝福他的名字,
『一個人不只愛他的國家,也愛這個世界。』而伊朗所做的,把“這個世界”拿掉,寫成『巴哈歐拉說,不要愛你自己的國家。』他們起訴巴哈伊。

因為這樣才能符合他們要的。
但那是全部的內容嗎?
他說:『不要單單只愛你的國家,也要愛這個世界。』

你知道我的生命無有恐懼,我敢說真話。恐懼事情可能發生的人,你會自圓其說。只為了適用於你。我不需要遷就任何人。我只需要自己的靈魂正確,訊息以正當方式完成,整體性地給出去,但分階段地讓人成熟,不是讓人滅頂淹死人。

你聽過沙漠來的國王的故事,他敲老婦人的門,她打開門,他說,
「我很渴。」
對知識的渴求,如果你以另一種方式詮釋。
那女人走進來,帶了一大碗清甜的水回來,上面浮有很多稻草。國王很渴。又必須持續把稻草吹走,才能暢快飲用,解他的渴。
當他喝到心滿意足時,他轉過身,
說:「你這個笨女人,」
「為什麼你要把稻草放在水上面,你沒看到我很渴嗎?」
她說:「如果我給你的水沒有稻草在上面,一口氣喝完,你會沒命,因為你渴那麼久。」
他才恍然大悟,口渴隨著慢慢喝而消解。

那樣才救了你的命。這跟我的教學是一樣的。如果我給你很多,你會自己掛掉,因為你無法消化。而我同樣也教過你,裡頭有很多稻草。犯錯讓..你做系統,讓你找到新的位置。否則,我大可以展示給你看飛行系統與造物主,還有基督靈魂,從第一天起,這是我的智慧,與你的飢渴,繞過所有一切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妙妙貓 的頭像
妙妙貓

Keshe台灣凱史知識尋求資料館 - 繁體中文 (非官方組織 /官方資料)

妙妙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